146 探险者与鬼(19)(1 / 2)

危害海族多年的战乱从此画上句号,而接踵而至则是令海族举族欢庆的盛大典礼

因为此事,海族的城池从厚重的青灰色变成了讨喜的红色,大街小巷上穿行着的海族皆穿着着色彩艳丽的衣衫,将头发用彩色的贝壳与发光的珍珠装点,即使是还没有化形的小海族与亚成年们,都被长辈打扮的喜气洋洋。

浓浓的朝气在这座城池内喷发,不论是海族还是叛军,脸上都挂着喜悦的笑容。

的确,对这些海族来说,王的苏醒与垂青,实在是太过重要了。他们甚至都在感谢黎莫,感谢他将海王带回了他们的身边。

而在海神宫里,彩色的珊瑚鱼成群成群翩翩起舞,半人半鱼的鲛女身着轻薄的纱衣穿梭在人群之中,祭祀聚在一起笑眯眯的小酌一杯,大殿上的战士推杯换盏,好不快活。

黎莫与沈千煜身着蛛娘精心制作的红色喜服,高高的坐在大殿之上,俯视着一切。

沈千煜执起黎莫的手站了起来,大殿声音渐歇,沈千煜在外人面前不善言辞,但为了黎莫,他还是简洁的说了几句,眉眼中,皆是对黎莫掩不住的温柔重视。

喝罢交杯酒,黎莫找了个机会偷溜了出去,全然不顾自家走不开,眼神何在幽怨的老攻。

说实在的,这些海族太热情了!

大概是因为沈千煜是他们的王,他们的神,自古以来,积威甚重,虽然今天大喜的日子使他变得可亲了许多,但若是谁敢壮着胆子上前敬酒,那真是要被众海族赞一声真的勇士!

可他却不同了,论年龄,他目前刚刚成年,全场就他辈分最小,而论身份,他却仅次于海王沈千煜,并且于其关系密切。

所以……此时不灌,更待何时?!

灌不了王的酒,灌王后也是一样的!

某些胆大的海族如此想到,心动不如行动,很快这些海族便聚集起来,打着法不责众的幌子向黎莫展开了攻势。

今日大喜,黎莫自然不能拒绝,看向沈千煜,却发现这位正回味着上次黎莫醉酒的美态,对此乐见其成,而其他海族,啧,连王都持赞同态度,他们自然不能让王失望了!

于是,酒壮怂人胆的海族们一个接着一个举着酒杯向黎莫走来。饶是黎莫此等千杯不醉的人在此情此景下也不由得头皮发麻,几欲退场。

酒过三巡,可能是海族一时疏忽,也可能是他们不敢闹得太过,有意放水,终于被黎莫找到了一个机会,偷溜了出去。

至于沈千煜?那是谁?!那种不体贴自家受的攻不要也罢!╭(╯^╰)╮

漫步在神殿中,黎莫有一搭没一搭的思索着这个小世界内自家老攻的本体,说是乌龟,他不太信,你看哪家的乌龟能在这灵气稀薄的小世界内修得元婴修为?!

能在无上等功法的情况下拥有如此成就,不是变种就是体内流有神兽血脉,莫不是玄龟?

在地球传说中,中国夏王朝的建立者禹的父亲叫做“鲧”,字玄冥,也可以叫做玄武,在著名的大禹治水之前帮助舜治水。因其只采用塞堵而非疏导,虽然有神物息壤的帮助,但仍没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