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A与A(19)(1 / 2)

一直忘记防盗了,50%,防盗时间三天,支持正版吧小天使们~“是啊,陛下登基之日能想到跪祖宗长生牌,这是孝道的表现啊!”

“张丞相说的对,这样方能悔过……”

……

下马威?黎莫高高在上的俯视文武百官,如同在看一场滑稽的戏剧。食指在龙椅扶手上轻轻敲击,无形的压力弥漫,黎莫似笑非笑道:“孤与丞相说话,你们插什么嘴?来人,掌嘴!”

这反应不对呀!正等着小皇帝服软的张丞相心里一突,虽心惊却不反驳,反倒是被赐掌嘴的官员们炸了。

“你你你!你这黄口小儿!我可是户部尚书!你敢动我?!”这是户部尚书

“我手掌兵权!小皇帝,你敢打我?!”这是兵部侍郎。

“果然是个毛还没长齐的孩儿,不分轻重!”这是大理寺卿。

张丞相一派的官员越骂越起劲,踩在皇帝头上的感觉真是再好不过!他们把这些日子因叛军攻来而提心吊胆受的气全撒在了黎莫头上。

而以欧阳太傅为首的清流和部分与张丞相一派有仇的官员则锁死了眉头,静观黎莫的反应。

而面对朝中绝大多数官员的明嘲暗讽,黎莫不动如山,反倒是沈长风有些忍不住了,这些人……这些人怎么敢……

抬头看了看黎莫,见黎莫笑容依旧,心知少年必有打算,沈长风握了握拳,好,朝上他忍了,朝下找麻烦可就不关少年的事了。

等官员们骂的差不多了,神清气爽的时候,张丞相才慢悠悠的说道:“陛下如此对待我朝元老,真是叫人寒心啊。”好似刚才手下官员们的谩骂压根就不存在一样。

“呵,都说完了?嗯?”黎莫眉头轻挑,“沈将军,孤刚登基不久,对于本朝律法不甚明白,还请沈将军告知,这欺君犯上该当何罪?”转头看向沈长风。

沈大将军被这一眼看的心头一跳,满脸厉气的答道:“欺君犯上之罪,该当问斩!”

“嘶!”所有刚才辱骂过小皇帝的官员齐齐吸了口冷气,在朝堂上作威作福惯了,一时间竟忘了淮南王还在这里,要是淮南王选择给这黄口小儿撑腰可如何是好?这样想着,官员们的目光不由得都看向了他们的领头羊——张丞相。

张丞相的嘴角抖了抖,刚想说话,却惊骇的发现,不知为何,他竟开不了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