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探险者与鬼(17)(1 / 2)

作为玄冥佣兵团的团长,沈缘在四城异能者中也算是个大名人了。也正因这一点,集合在血色瀑布旁的一片空地上的异能者们开始骚动。

“沈缘!你是想叛出人族么?!”

“沈团长,三思而后行啊!”

……

异能者群中,劝解的,嘲讽的,幸灾乐祸的,各种嘴脸应有尽有。

一旁,眼镜男等玄冥佣兵团的老成员们闻言,却都默默的离着那些异能者远了些,他们原都是末世中被沈缘救过的人,沈缘对他们有着救命之恩,而在这末世中的相处则令他们对沈缘更加信服。

团长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的!团员们如是想到。

当然,在这些团员中也不是没有什么败类的,比如那大汉武仁杰之流。

而在那群叫嚣的异能者中,最疯狂的也莫过于这两人了。

不对!原本心里正得意的武仁杰眼神一凝,这个“皇”貌似有点不对!

武仁杰的眉狠狠的皱了起来。在原著中,这皇在渡劫时应该还是未蜕变完全的鸟身才对,也正是因为这不完全才使它没有真正度过雷劫,令人类异能者一方有了反击之力,最终两败俱伤让主角捡了便宜。

而现在……

武仁杰眼神仔细的从黎莫身上扫过,最终定格在了黎莫头上的那颗翠绿小草上。

“啊!”人群中武仁杰发出了一声尖叫,“那皇……那皇是沈缘的那盆草!看它头上,看它头上!”

闻言异能者们突然安静了下来,视线全都集中在了黎莫的头上。雷劫中,小草随风摇摆,吸引眼球。

“是……竟然是真的……”有异能者喃喃到。

玄冥佣兵团的团长沈缘有一颗宝贝到了极点的小草,这在四城异能者的眼里已经不是一个秘密了,甚至有传言称,不久前的那一次神物异像便是那颗小草引发的。

因为这事,各称城的高层还狠狠羡慕过沈缘的“狗屎运”,然而他们也万万没想到,这株小草,就是传说中会给人类带来灭世灾噩的“皇”!

这误会大了好么!黎莫表示他很无辜……

但因一种下,这果也只能暂时被黎莫背上了。

而面对这些如狼似虎恨不得立刻将黎莫杀死的眼神,沈缘的神经也绷紧到了极致,他绝不会让这些人干扰黎莫渡劫!

“沈团长,何必将局面闹到如此地步”佣兵工会会长叹了口气劝到,不管怎么说,沈缘都是他们湘城的人,就这样站在人类的对立面被千夫所指对湘城的影响终究不好,“皇觉醒后,人类将会成为返祖生物的板上鱼肉,再也没有反手之力,为人类也为你自己,你都不应该阻挡我们。”

“不会。”面对佣兵工会会长的劝说,沈缘只是淡淡回了这两个字,然后在异能者们再次骚动之前,一股绝强的威压从他身上蔓延开,其气势横扫八方,威震万古,竟使那些似乎想要破口大骂的异能者们如一只只被扼住脖子的鸡鸭般瑟瑟发抖,不发一言。

“你……什么时候突破的?”佣兵工会会长满眼复杂,原来在返祖生物之前,他们人类一方就有了一个这样的强者。这种认知莫名的使他对沈缘的看法有些莫名复杂。

而面对佣兵工会会长的沈缘仅是冷淡的看了异能者们一眼,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守护着身后那对抗着雷劫的少年,如一座高山,不可逾越。

双方对峙,异能者们惧于沈缘的力量,不敢上前,而沈缘也乐得自在不与同族刀剑相向。

时间凝固,而天上的雷劫则愈发愈恐怖。

异能者们期待着,期待着那只皇渡劫失败化为灰飞。

而这些人里也包括着内心无比惶恐的武仁杰。

事情……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明明我才是主角!武仁杰的身体微微发抖,从一开始他没有获得净灵草开始,一切就变了,返祖生物的鸟型皇者变成了那株净灵草,原书中近乎于炮灰的玄冥佣兵团团长沈缘成了人类势力中的第一高手,而本应该站在这个世界巅峰的自己,本该成为整个末世之主的自己,却会因为原炮灰沈缘的一个眼神而瑟瑟发抖无比惊慌。

难道……蝴蝶翅膀扇出的风真的有这么大吗?

突然,武仁杰如冷水淋身,瑟缩不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