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玩家与智脑(8)(1 / 2)

一直忘记防盗了,50%,防盗时间三天,支持正版吧小天使们~两人对视良久,黎莫发出一声轻笑,从宽大的外袍袖口抽出一张丝绢递给欧阳太傅:“太傅的意思我懂了,但太傅不妨先看看这个。”

欧阳正德小心展开丝绢,一眼看去,面色突然严肃起来,将丝绢一把握住,肃然道:“陛下,不知这东西您是从何处得来?!”

欧阳正德的手颤抖着,不是恐惧,而是一种已经很久没出现过的兴奋。这东西,这东西,若是这丝绢上面所说皆为事实,那何愁干不掉张丞相一脉!

黎莫镇定的押了口茶,道:“太傅无需怀疑,这上面所说皆为事实,至于出处。”黎莫轻轻磕了下杯盖,瓷器清脆的碰撞声让欧阳正德浑身一震,“孤还是有些路子的。”

见黎莫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欧阳正德苦笑一声,说道:“陛下说的是,是臣莽撞了。”确实,眼前这个与先皇神似的少年终究不是先皇,自己也的确没那么大面子去询问一个皇帝的情报来源,是自己魔障了。

叹了口气,欧阳正德重新研究起了那块丝绢,越看越心惊,这块丝绢将张丞相一派犯过的罪行自己各地起义军动向记载的非常清楚,而他自己手中掌握的消息也不过只有其中一半。结合手中情报,欧阳正德可以说,这丝绢上的情报,九成九是真的!

可这情报越详细越真实欧阳正德就越震撼,要知道,不论是战场还是朝堂,情报永远占据着前三的地位。黎莫能掌握这么一个情报来源,真是……

不由的,黎莫在欧阳正德心中的形象渐渐从一个与先皇神似,需要照顾的后辈成了一个神秘异常,深不可测的天子!

“陛下……”将丝绢内容记进脑海后,欧阳正德才恍然发现,他好像把黎莫给忘了,抬头正想招呼招呼小皇帝时,他才惊讶的发现,黎莫已经不见了身影,只有老太监笑得满脸褶子的看着他。

原来,发现欧阳太傅看丝绢看的入神,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的黎莫为了节约时间,让老太监留下,并交代了老太监一些事,让老太监等欧阳正德回神后将其说与他听。两人同是先皇幕僚,能力……大概还是可以相信的。

黎莫不负责任的想到,此时的他,正跟着一只黑色的小老鼠悠闲的行走在街道上。

越走越偏僻,连人烟都开始稀少起来,就在黎莫耐心告罄之际,眼前总算出现了一个破旧的四合院。

行至门前,黎莫屈指一弹,一点光斑落在了小鼠眉心,小鼠兴奋的吱吱叫着,朝着黎莫行了一礼,扭头跑进草丛不见了。

黎莫目送小鼠远去,一纵身,跳进了四合院。四合院内杂草丛生,年久失修的屋顶,掉光了油漆的柱子,破旧的大水缸都在向来客诉说着四合院主人经济的拮据。只有院子里武器架上锈迹斑斑的刀枪证明主人祖上的灯光。要知道,在云龙国,只有三品以上的大员才被允许家中放有武器!

走近屋子,黎莫脚步顿了顿,哟,来的真是时候,里面热闹着呢!

“谦郁!再忍忍!马上就好,坚持住!”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脆弱。

“阿临,杀了我!杀了我!我……我受不了了!啊……!药!给我药!”青年痛苦的声音从屋内传来,黎莫的耳朵动了动,这种痛呼声?难道……

“不行!谦郁!再吃下去你会死的!”

“死!让我死!我早就不想活了!只恨……只恨没拉那些那些个……个有狗一起下地狱!啊……!江临!再说一遍!把药给我!”

“不行!”男人的声音渐渐染上了丝丝哭腔,“都是这害人的东西!”男人很恨的说。

“砰!”

一样纸包的东西打碎了窗户,正巧落在黎莫脚下。黎莫将其捡起打开,是一种白色的粉末。黎莫眼里闪过一丝讶然,用指头沾起少许粉末,放在鼻头,黎莫的眉渐渐皱起。

“001,出来看看这是什么!”虽然心中已有定论,但为了保险起见,黎莫还是把001给唤了出来。

圆滚滚白色球体从黎莫的体内飘出,一道光从圆球身上射向纸上的粉末,001毫无感情的平板声音在黎莫耳边响起:“五石散,又名寒食散,由丹砂、雄黄、白矾、曾青、慈石或钟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制成,药性皆为燥热绘烈,服用之后,会使人感到神明开朗,体力增强,但也会全身发热,并产生幻觉,是一种□□。”

果然如此,黎莫心下了然,昨日有只杜鹃就曾提到,张丞相在帝都郊外有座宅子,里面种满了一种香气会使人产生幻觉的魔花。当时黎莫就有种预感,今日,这预感果然实现了。

也怪不得云龙的三皇子那么听张丞相的话了,黎莫刚来时也曾有过疑问,不论是被“挟天子”的汉献帝还是“无言独上西楼”的李煜,他们都曾做过挣扎,而像三皇子这么听话的,还真是头一遭。